关爱冰激凌委员会

黑历史冷冻仓库
坑深粮少,自强不息。
学海无涯,回头是岸。
开坑狂魔,不时填坑。
沉迷学习,日渐消瘦。
我可好勾搭了WWW来玩啊来互相伤害啊【不】
各种吃安利(๑• . •๑)

【一件小事激起的巨大波澜】【占tag抱歉】

时间,不远的从前,我在教室抱着芥川先生的《罗生门》狂吸。
然后,她就进来了,看到了我手中的书。
“呀,是芥芥的书啊!”那孩子一脸兴奋的夺过书来看,却并未对我惊讶不已的表情发表任何见解。
“你,刚刚称呼他为什么?”我这样问她了。
“芥芥啊,芥川龙之介啊,”她略带惊讶的看了我一眼,“文豪野犬你没看过?”
那还真是抱歉啊。
我不仅看过,而且我可以十分保证的说,我比你从那部作品中看到的东西还要多。
“看过啊,”我苦笑的注视着那孩子,“很棒的作品呢,对了,你知道中原先生吗?”
“中原中也?当然知道!”她笑了,“污浊实在太帅了不是吗?”
“对了,你知道其实那是首诗吗,我是说《污浊了的忧伤之中》。”
“不知道啊,是这样吗?”她难以置信似的看向我,“可是,为什么要在意这些啊?”

是啊,为什么要在意这些呢?
可是,为什么不在意这些呢?
二次元内的芥川,与三次元内的芥川先生,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个体啊。
不止是芥川,太宰,中原,江户川,文豪野犬里的大家,都同我们这个世界之中真实的文豪先生是不一样的啊。
曾经私看过这样一个问题:《文豪野犬》是否是对于文豪的不敬?
请允许我举这样一个例子。
苏东坡和佛印的故事,想必诸位都是早有耳闻,正是因为佛印心中有佛,所以他才会给出这样的答案。
其实这个例子用在这里并不准确,可怎奈吾辈才疏学浅,找不到更为合适的例子用以说明。
总而言之,吾辈对于这个问题的观点如下。
如若你自内心尊敬先生们,那自然不会有不敬之说,毕竟尊敬与不敬都仅是内心的主观想法不是吗?
然而,思考是必须的。
擅自将两个世界混淆,那便是巨大的错误。
吾辈私以为这样的错误,是十分可悲的。

“为什么不在意这些呢?”所以吾辈这样对那孩子说了,从她手中夺过《罗生门》,并且没有再看她一眼。

不错,这很宇智波

很抱歉断更了这么久。。。深陷题海无法自拔中。。。
本文真的纯属搞笑请勿当真啦( •̀∀•́ )
以及,阴阳师伤身,亲测事实【我的肝。。。】

ooc出没

二少视角(主要是)

宇智波N件套

CP出没

原作世界观

全员生还设定

第十四章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实力了!”

宇智波老宅的餐桌边,我祖宗把手机往桌子上一摔,“怎么样,4个!有谁不服?还有谁?!”

我瞅了一眼我祖宗手机上的画面,四个ssr的金光差点闪瞎我的24k纯金写轮眼。

我小祖宗把手机往我祖宗的手机旁边一放,就这么和我祖宗一起盯着我小叔叔。

我小叔叔可就不服气了,拍着桌子就站起来嚷嚷什么玄不救非氪不改命。

然后他就亮出了一堆神器的截图。

茨水童子,低配天狗,写作独眼小僧读作一目连的神奇生物等等充斥着我小叔叔的阴阳寮。

“。。。。。。”

全族宇智波为我小叔叔默哀一秒钟。

“不对啊,”我姐夫抬起头来,“镜帮你抽的那个呢?”

我小叔叔脸崩坏的冲着我姐夫笑了起来,吓的我哥都差点要放天照了。

“啥也别说了。。。手残一激动喂给狗粮了。。。”

“。。。。。。”

好吧为了这个悲惨的故事我决定为我小叔叔继续默哀一秒钟。

“带土你试过什么玄学没有?”我祖宗有点看不下去了,毕竟是曾经一起搞过大新闻的人。

“玄学的话我倒是有试过,可是怎奈卡卡西不配合啊。”

等等我好像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别这样看着我,我相信你们都懂得。

“咳,下一位下一位!”镜适时适地的接过话,把自己的手机亮了出来。

除了镜自己,我们宇智波们集体开了写轮眼直勾勾的盯着镜的手机。

“镜,你,你到底是怎样做到的?”我小叔叔目瞪口呆的看着集满的ssr绘卷。

“诶?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吧?”镜无所谓的一耸肩,“每次我都画一个星星,就这么简单。”

这,这真是太神奇了,这难道就是恋爱的感觉吗?

然后是我哥讲出自己的故事。

我哥把自己的手机与我姐夫的手机往桌子上一放,我们就被糊了一脸狗粮。

可以啊,这很我哥我姐夫,我注视着桌上两部一摸一样的手机,感受着胡乱拍在脸上的冰冷狗粮。

“先不说手机的问题,你们是怎么做到连式神,甚至是阴阳师的级别都是一模一样的?”

我姐夫笑着看了看发问的我小叔叔,拉着我哥的手便说了一句令旁人闪瞎写轮眼的话。

“和小鼬的不一样还有什么意义吗?”

哦我的天,你们可不可以放过我这个孩子的幼小心灵?之后呢?之后姐夫你是不是还要说这是寄托着你的意志的事物要和我哥一起保护下去?然后再挖只眼睛作为证明顺便跳一跳崖来搞个大新闻?小心我用小拳拳吹你们胸口啊!

“够了,哥,真的够了!”我捂着眼睛示意我哥把手机收起来,默默地把我的手机放在了桌上。

“那个,佐助啊,”我哥一脸苦笑的望着我,“这一坨焦黑色的不明物体是什么?”

其实他写作不明物体读作手机。

我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拍了拍我哥的肩膀,“不懂了吧,哥,这就是艺术啊。”

敦,干的好!!!
啊新双黑这口糖吃的超美味!!!敦芥大法好啊啊啊!!!不枉春河老师和朝雾老师给你们创造这么好的机会!【我也想抱芥川先生的的腰啊【被罗生门戳死】】
然后。。。把在淡圈期间的我炸出来的,就是这一话的普希金先生。。。额。。。怎么说呢,和我想象的差距微妙的有点大【明明三次元的先生那么帅气!】
最后,我真的只是淡圈而已,并没有退坑啊【也许并没有人在意我这个渣渣。。。】

【瞎扯】说说我家的清光

就那什么,国服开了,从日服转战国服,发现国服的清光。。。
真是个好孩子啊啊啊啊啊啊。。。
很少沟,真的很少沟,而且他特别会体谅人!!!只要队里一有人疲劳啊刀装少啊什么的就死活不进boss点!而且只要前面有级别比较高的敌人他也不会带队伍去boss点!!!
而且不管其他人怎么样,他一直都是樱吹雪!!!
天使吗,你是天使吗!!!
虽然目前还没有捡到安定【明明开服前测试的时候很喜欢我家的啊】,但婶婶会努力的!把整个新选组都给你带回来!!!
差不多拾起对刀刀们的热情了,我会努力填刀剑坑的。。。
为了爱情!!
【以及小叔叔你啥时候来我家啊】

卧槽我写作业的时候都发生了些什么啊啊啊啊啊啊。。。
我炸了。。。
一看这个海报就八九成是双黑了吧!!!如果讲的是以前港黑的故事那么我也来立个flag好啦!【虽然我的文笔也就是小学三年级水平。。。】
如果奶中了的话,我。。。我我我就写一整年的小野狗!【如果大家不嫌弃的话】
牙白我已经开始期待下一部剧场版了。。。话说官方啥时候也用《无心之犬》搞搞事啊,超级期待!

JUST A GAME 【3】

写完手头这几篇我会去闭关修行。
我的文笔真的是太差了。。。太差了。。。
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CP 双黑  太中

原作世界观

“中原先生,吾等先行告退!”广津柳浪向面前失神的年轻干部深鞠一躬,暗示性地向身后的立原道造与名为银的少女使了个眼色,后者二人慌忙收回游离的视线,模仿广津柳浪先前的做法后便随着黑蜥蜴的成员们离开了宴会用厅。

中原中也放弃似的举起右手,宣布着这个闹剧般宴会的结束。

“中原先生,请让在下送您回去!”身着黑衣的部下注视着将杯中猩红色的酒液一饮而尽的中原中也。

“退下吧,这里没有你的事。”中原中也摆了摆手,抓起搭在椅背的黑色风衣披在肩上。

“可是……”

“我的命令不会重复第二遍,”黑帮干部回过头,蓝色的眸子直视面前部下位于墨色镜片之下的眼睛,“你应该知道的。”

那是多么令人为之一怔的目光。

“是,在下明白!”黑衣男子顺从的低下头,透过镜片目送中原中也离开宴会用厅。

室外习来的微凉晚风令中原中也感到精神一振。快步走到停放的汽车旁边,中原中也从口袋中摸出钥匙,发动车子向着熟悉的目的地驶去。

沉默地注视着后视镜中不断闪过的光点,中原中也叹了口气。

明日的朝阳依旧会按照往常的轨迹升起,明天的任务也会严谨地按照预定的行程依次完成,甚至明日的黑帮BOSS——森鸥外先生也依旧会按照日课为爱丽丝买来新的洋装。

是的,一切的一切,比起往常都不会有任何的区别——除去一点。

“啊?为什么我要想到那条青花鱼?”中原中也用力握紧手中的方向盘,“那种家伙,就应该从这个世界上爆炸消失,没错,他不是一直满脑子想的全是自杀吗,下次让梶井送他一车那种所谓的柠檬好了!”

车子像往常一样在街角左转,驶进了一条较为安静的临街。

自言自语的中原中也自然未加留意,在车灯的光线无法触及的地方,一名身着咖啡色风衣的男子正微笑着注视着这一切。

“嘛~这也算作是最后给老搭档的礼物好了~”把玩着手中的遥控装置,太宰治笑着按下那个注明“起爆”的红色按键,“好好收下吧,中也~”

巨大的爆炸声将附近的玻璃悉数震碎,不过没有无关人员伤亡——这一切自然在太宰治的计算之中。

“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是……”

闪身躲进距离最近的公共电话亭,太宰治深吸一口气,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喂?是,是警视厅吗?”

将声音装作焦虑与不知所措的样子,太宰治面色平静的注视着身后现场燃起的火焰。

“那个,这边,这边好像出了事故!是的,很严重的爆炸,是疲劳驾驶了吗……好的,这里是……”

“于是,爆炸原因已经清楚了吗?”尾崎红叶将精致的红色纸伞放在房间的一角,注视着坐在床边的中原中也。

“啊,不知道是哪个混蛋把炸弹装在了车上,”中原中也活动了一下由绷带包裹的右手,“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做的……”

“嘛,没有什么严重的伤害比什么都要好上千倍,而且元凶是敌对组织也说不好呢。”尾崎红叶苦笑着看着用力将杯子放在桌上的中原中也。

“我不会因为这种小事就死去啦。”中原中也将帽子戴在头上,“辛苦你跑这一趟了,红叶姐。”

“区区小事,无足挂齿。”尾崎红叶抿嘴一笑,“我们差不多也要出发了。”

“是啊。”抓起衣帽架上漆黑的风衣披在肩上,中原中也拿起了支在一边的红色纸伞——伞柄中含有暗藏的锋利短刀,这柄利刃究竟有多么危险,中原中也对此心知肚明。

“去收拾某个人没有完成的烂摊子。”中原中也将红伞递给一旁的尾崎红叶。

“哦呀,这可真是。”尾崎红叶用和服的袖子遮起上扬的嘴角,“真是干劲满满呢。”

TBC

JUST A GAME 【2】

那个。。。这篇文是把刀来着。。。原作已经虐成这样了再写刀简直该打。。。

CP 双黑 太中

原作世界观

微风携带者海水的气味铺面拂来。

“已经够了吧,我说。”太宰治苦笑着环视四周——这个不知不觉间到达的驳船港口。

“怎么,最初挑起争端的是你这家伙吧,如今想要逃跑吗?”

“啊,是啊,请务必饶过在下,帽子放置所大人!”

果然还是让人不爽,那个家伙!

“算了。”中原中也放弃似的摆摆手,倚在港口的围栏旁注视着方才的打斗造成的一片狼藉。“说吧。”

“嗯?”

“你有事找我吧?”中原中也转向坐在一边的太宰治。

“哦呀,何以见得呢?”

“因为你不可能会做这种存在连带责任可能性的冒险,嘛,虽说我更加希望的是另一点原因——你的脑子出了问题。”

“真是可惜,事实并不是这样,当然,我指的是后半部分。”太宰治笑了笑。“呐中也,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中原中也不耐烦的摆了摆手,示意太宰治快些说下去。

“‘活着’究竟是什么啊?”

“哈?”中原中也难以置信的睁大了眼睛。“你这家伙在说什么呀?活着不就是活着吗?”

“还真是有够简单的回答呢。”

“怎么,你有什么意见么?”

“怎么会。”太宰治苦笑着摊开手。

“再说,怎么想都是你这个问奇怪问题的人的错吧?”

“是这样么,看起来我问错问题了呢,那么,港口黑帮又是什么呢?”

“谁知道啊?”中原中也将双手放在脑后。“在外人看来,只怕不会是什么正经工作吧。”

“不是这样的。”太宰治站起身来。“自杀主义者言出必行,只有这件事,我不会说谎。”

“你今天很奇怪啊。”中原中也注视着太宰治蜜色的眸子。“怎么,脑子真的被绷带缠坏了吗?”

“这可真是伤人呐。”太宰治低下头。“不如说,港口黑帮的帽子使佩戴者看不到天空如何?”

“你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不。”向街道另一边走去的太宰治转过身来。“应该说就是这个意思吧。顺便一说,帽子的品味很不错呢,中也。”

“是吗?”

“当然,是骗你的!”

“你这家伙!”

中原中也气愤的站起身来,映入眼帘的景象却迫使他咽下了那即将脱口而出的嘲讽。

太宰治倚在港口洁白的围栏边,落寞的远眺苍穹与海洋的交汇之处,吹响海港的劲风呼啸着灌满太宰治的风衣,猎猎作响。

“到救人的那一方去……么……”太宰治苦笑着伸手遮住太阳撒下的光芒——那对于他他来说过于耀眼了。

拜海风所赐,这句声如细丝的呢喃自然没有传入中原中也的耳中。

中原中也发现,他无法将视线从这样的太宰治身上移开。

第一次的,中原中也觉得自己读不懂这个男人,读不懂位于层层面具之下名为太宰治的这个存在。

中原中也顿了顿,勉强挤出的却不过是一句无关痛痒的话语。

“你这家伙……不会又要跳海吧?”

“不是跳海。”太宰治挂着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将食指贴在唇边。“是入水哦。”

之后,在这之后,又怎样了呢?

太宰治消失了,正如过久的暴露在艳阳之下的落雪,消失得干干净净。

TBC

新年到啦!祝大家新年快乐!鸡年大吉(ฅ>ω<*ฅ)
新的一年当然要开新坑【被打】
今年的新年愿望就是填完所有的坑【正色】
感谢大家不嫌弃我!不嫌弃我幼稚的文笔和构思还有懒癌。。。我好感动呜呜呜。。。
我一定会加油的!!!加油产出好吃的粮!!!
再次祝福大家新年快乐!

JUST A GAME 【1】

根据原著自我脑补的太宰离开前后双黑的所作所为(ฅ>ω
如果我的文字间有什么不妥,还请及时告诉我(ฅ>ω

CP  双黑 太中

原作世界观

“中原先生,您真的不能再饮了,”广津柳浪说着上前一步。

“啊?为什么啊?”摇晃着手中盛满酒液的高脚杯,年轻的黑帮干部勾起嘴角,“今天难道不是一个值得举杯欢庆的大好日子么?”

“话虽如此啦,”立原道造看了看广津柳浪,暗示性的低下头,“中原先生明天的任务要如何是好?”

“我说啊,你们到底明不明白今天是什么日子啊?”

“当然,当然是值得庆祝的日子啦!”

虽说仅是关于某人的欢庆,立原道造苦笑着在心里补充。

中原中也满意的将帽子扶正,向摆在桌上那瓶昂贵得令人啧舌的葡萄酒伸出手,酒瓶却抢先一步在视线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哦?”中原中也冷笑着回过头,“连你也要约束我么?”

被中原中也直视的黑衣少女惊恐的睁大了双眸,不顾安放在地面的酒瓶便飞身向后跃去。

“不,中原先生,银她不是这个意思,”立原道造快步走至半蹲在中原中也面前的少女身边解释道。

中原中也叹了口气,摆摆手示意自己并未介意后便收起了安放在一边的酒瓶。

“说起来,芥川那家伙呢?”中原中也高举手中的高脚杯,使光线借由杯中的液体折射出最为完美的角度。

“这。。。”

“芥川先生如今还在执行紧急任务,”广津柳浪向一时语塞的立原道造使了个眼色,尴尬的黑蜥蜴十人长便苦笑着应声附和。

“是这样么?这可真是繁忙啊,明明都到了这种时刻!”

随着年轻干部有力的一击,原本摆放在一旁的桌椅顷刻间便化为了碎块。

“中。。。中原先生?!”

“这样不是更好,啊?那条青花鱼走了不是更好!难道少了他一个就什么都不能做吗!?”

“冷静下来,中原先生!”广津柳浪上前一步,双眸中无法掩盖的沉着时刻暗示着世人那属于黑蜥蜴百人长的可怖,“中原先生今日这样的举动,boss那边也不好交待。”

“啧,”中原中也不快的转过身,拾起掉落的黑色风衣,“到底这次,又是为了什么无聊的理由啊,那条青花鱼!”

“谁知道呢,但如果是那位大人的话,只怕是我等所不能理解的缘由吧。”

若是那位名为太宰治的大人的话。

中原中也无视了广津柳浪的话语,缓慢的向窗边踱步。

“那个。。。中原先生?”

广津柳浪竖起手指,示意发问的立原道造不要做过多的追问。

“这种事情,不好好说清楚的话,”手指转触黑色礼帽的边缘,中原中也用力的将帽子压下,遮盖了湛蓝的眸子,“不好好说清楚的话,又怎么会明白啊。。。”

转过身注视着一片狼藉的巷角,年轻的黑帮干部勾起嘴角,闪身躲过迎面而来的子弹,一步步向巷子的尽头迈进。

“这。。。这怎么可能!?”

持枪的黑衣男子颤抖着向后退去,却被身后倒地不起的同伴绊个正着。

“哦?看起来没有见识过异能力呢,你,”年轻干部上前一步,拾起掉落的枪支,“就特别让你见识一番好了!”

枪支的周身迸发出诡异的红色,随着枪身的自动解体,枪膛内的子弹依次浮空,悬浮在干部的掌心,顺从得像一直训练有素的军队。

“怎么可能!这种事情。。。真的可以做到吗。。。”

面对刚刚发生的一切,黑衣男子仅存的镇定早已烟消云散,注视着面前黑帮干部蓝色的眸子,黑衣男子似是猛然间意识到了什么,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移去,直至触及短巷尽头的墙壁,“我。。。我想起来了!港口黑帮五大干部之一,中原中也!”

“终于发觉了么,”中原中也冷笑着握紧了被穿巷的阵风掀起的黑色风衣,“不过,原本你们选择与港口黑帮为敌便是个天大的错误!所以,最后的最后便让重力送你一程吧!”

抖落风衣上的尘土,中原中也满意的注视着一片狼藉的短巷,“啧,都不过是些徒有虚名的家伙,比起这些,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将视线转向不知何时出现在巷口的青年,中原中也勾起嘴角,“港口黑帮五大干部之一,太宰治?”

“这称呼太见外啦!小矮人先生!不管怎么说我也算是你的搭档吧?”

“这种话我可不想从翘掉任务的人嘴里听到。”

“嘛~这种小事就不要在意啦~”

“啊,让人不爽!话说回来,为什么你这条青花鱼会在这里?”

“当然是为了找你麻烦啦!”轻倚在巷角的太宰治直起身来,直视中原中也的眸子,“如果boss得知我的任务是因为中也这边的原因没有完成,会作何感想呢,想来还真是期待。”

“你这家伙!”中原中也上前一步,脚下坚实的道路应声炸裂成细小的碎块,“死的觉悟做好了吗?!”

“当然!不如说,一直都有吧。”

...TBC...

【感想】仅是感想

今天,从点开文豪野犬这个tag,就看到了很多崇拜的太太们对于人物的理解。
十分赞同,我真的十分赞同。确实如此,有些文章对于角色的塑造太过自我,当然,我是没有资格评价的,因为我塑造的角色也时常太过自我。
所以我在此稍作反思。

总结一下我最常犯的错误以及大家探讨的最大的问题,我觉得是源于ooc。
那么请允许我擅自说一些关于这个词的理解。
角色崩坏,这个问题也经常出现在我的文章里。那么原因是什么呢?
相信大家都熟悉这样的一句话,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我很自私的认为,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是因为每位观众的侧重点不同。
这也是为什么哈姆雷特如此成功---他,这个角色,可以让观众从中找出这样多的侧重点。
那么,这个角色,这个故事,便是优秀的。
综上,我个人的观点是,ooc相较于原著,自然是极难避免,但是只要不过度,还是可以从中看到原本的角色。
这也是读者对这个角色有所思考,有所理解的表现。
一个角色,最大的性格特征往往是最容易被人捕捉的。但是不应止步于此啊。
从他说话的语气,待人处事的方式,内心的思想活动,我们都可以从中看出许多依旧属于这个角色的特点,有些甚至会与表面的特点大相径庭。
我认为这就是一个塑造成功人物的魅力所在,及,你永远会在他的身上发现新的东西。
那么差不多回归正题。
对于文豪野犬里面的人物,每个人的理解自然也是不尽相同的。
我冒昧的以太宰先生举例。
太宰先生,有的人认为他很渣,有的人又认为他十分优秀。
为什么会这样?
我认为,前半句的原因,在于那位读者并没有完完全全的理解太宰先生,以及太宰先生的做法,便妄下断言。
自然,就算是太宰先生,也会有做的不对的地方,可是仅凭一面之词便断定这个角色所有的处事方式,这未免有些过分吧。
可是,我们不可能,也不可以把太宰先生在每个人心中的形象统一化。正如,同样是太宰先生在织田作先生与中原先生眼中的形象也不会相同。
因为这正是体现在理解方面每个人的不同点啊。
但是有些行为,也就是过度的ooc却令我不敢苟同。
什么是过度的ooc呢?
我认为所谓过度,就是指这个人物做着完全不是这个人物做的事情。
请原谅我冒昧的以芥川举例。
芥川不满太宰对待敦的态度,我觉得这可以接受。
芥川嫉妒太宰对待敦的态度,虽说我觉得有些别扭,但并不是不能接受。
芥川看到敦和太宰站的很近,太宰治微笑着用手拂去沾落在敦发尾的一篇落叶,一股无名的妒火由心而生,怀着醋意的芥川躲在树后默默的看着这一切。
明白我在说什么了吗?
我觉得这第三种方式,并不是作者不了解芥川,而是他只看到了这个角色非常片面的一个方面。
但是,难道ooc就不可取吗?
不,并不是这样。
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剧情,ooc反而可以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效果。
这仅是我对自己的一点建议,写出来仅是想与大家共勉。
这仅是我对自己文章的反思,写出来仅是想要提醒自己进最大的可能不犯这样的错误。
这仅是我自己随口一提的建议,请不要当做引战的导火索。
因为我也是深爱着他们的啊!